总萌冷逆cp的可怜手残_(:з)∠)_
年下强迫症,下克上大好!!!

我真……够能写的233333
明年应该就不会这么多了,有个20w都该笑了_(:з」∠)_

【地法】噤声

现代au,永夜剧作家x性转君奉天
单性转,注意避雷雷雷雷雷雷雷雷!!
我太忙了QAQ,虽然不是在点文之后才写的,但是也让我充下数吧(
所以这是点文①地法
@北辰樱

  君奉天的办公室在顶楼,因为是周边最高的建筑物,四周的景色可说是一览无余。不过天天站在落地窗前俯瞰周围那些大同小异的高楼大厦或许也不会让人生出太多感慨,特别是像她这样的人。
  ——无趣。
  她突然想起来那个和她并无血缘的弟弟给予她的评价,心里涌起某种难以言喻的滋味。
  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没有敲门的这一步骤,可见不是下属或是秘书。在君奉天思考来的是谁之前她已经侧过了身,看见了站在门口的人。自己心中所想到的人下一秒便出现...

【点文】

有没有人来搞下点文,地冥攻的(玄尊和倚情天除外)任意cp(补充:不写拉郎)

没人理我就自嗨ε-(´∀`; )
截止了!!!
①地法✔
②冥迹
③冥迹(变小)
④冥迹(相亲)
⑤冥迹(复合)
⑥地冥x魔始(呃……)
⑦冥迹
⑧地默?

因为不是家里蹲了,所以写文的时间变得少了很多,所以会拖得比较久……嗯……

【玉鬼】养狐为患(6)

现代au,玉离经x鬼麒主

  玉离经脑子混乱地“逃离”了伏字羲的公寓。云忘归看他状况不对,随便找了个借口要在他家过夜,玉离经也没拒绝他的好意。
  伏字羲其实也挺混乱的。虽然他和九婴过去确实是有过那么点什么的,但九婴并没有理由在他不在家的时候还到他床上睡觉啊……
  难道自己是和一只狐狸互换了身体?某个地方还有一个“伏字羲”存在着?
  伏字羲只觉后颈一凉,整个人,啊不,整只狐狸都抖了下。
  云忘归自来熟地从玉离经冰箱里拿出来几罐啤酒和薯片,往茶几上一放,说:“别想那么多,我们还是看会儿电影放松下。”
  玉离经拉着身上湿冷的衣服皱了皱眉,“还是先去洗澡换衣服吧。”
  他们从伏字羲公寓跑...

【多cp】街头巷尾

cp:地冥x天迹,乐寻远x非常君,越骄子x君奉天
(虽然没正经写,但是还有北冥皇渊x八纮稣浥和倚情天x君时雨)
注意闪避!!

  街上新开了一家香氛铺子,就在逍遥绸缎庄隔壁。仿佛有什么魔力似的,路过的人忍不住进去,进去的人也都不会空手出来。或买或送的,手上总是会拿着点东西,反正店家不怕亏本。
  今日下雨,这条街上除了卖伞的,生意都不怎么好。玉逍遥在店门口摆了个“暂闭”的牌子,开了后门溜进隔壁铺子里。
  香氛店里也是少见的没人,名叫奇梦人的调香师正在调制他的新香水,听见玉逍遥进门的动静,拿着滴管的手抖了下,浅粉色的原液便多加了滴,偏离了他原本想要的味道。
  “天迹,你来做什么?”
  迟...

【冥迹】不羡鸳鸯不羡仙

架空au,一个俗气的故事
末日十七x玉逍遥

  末日十七是块石头,色泽普通,胜在材质细腻适合被雕琢。
  在他有所意识的时候正在被雕琢成一个人的模样。
  好疼啊。
  末日十七低低地叫,但是没人听见。
  石头哪里会说话呢。
  雕刻的师傅摇摇头,换了把更小更利的刻刀来雕琢眼睛。
  我好疼啊。
  雕刻师傅手滑了下,刀尖在眼下划了道,他重重叹了口气,后退几步仔细看了会儿又重新动手继续雕琢剩余的部分。
  末日十七还没有“时间”的概念,只觉得过去了很久,他在雕刻师手下变了番模样,被摆放在了某间小小的庙里。
  路过的虫鸟说:“是玉逍遥啊,是天上的神仙。”
  “玉逍遥?那是我吗?”末日十七...

【多cp】四人寝(2)

现代au,
cp:地冥x天迹,戮世摩罗x史艳文

  不过这情书还真不是地冥写的。
  始作俑者站在高处看着面面相觑一时无言的地冥和天迹,十分做作地叹了口气:“赤睛,你应该阻止的。”
  赤睛没出声,魔王子继续说:“那封情书费了我很长时间,很辛苦,被这么撕掉很可惜。”
  “网上搜的。”
  “抄写也很费时。时间就是金钱。”
  “那你该学会认识金钱如粪土。”
  魔王子双手往后一背,一边往楼下走一边说:“在此之前我会先学会了成人之美。”
  “这不是你所预想的发展。”
  “赤睛,你不用这么洞察我的想法,会让我失去成就感。”
  “你需要吗?”
  魔王子顿了秒,说:“赤睛,你变得话多了。”...

【人法】冷暖

点文⑩人法
现代au,非常君x君奉天
我终于写完点文了哈哈哈哈哈哈QwQ

  天气转凉了,君奉天坐在火车上时还不觉得,出了火车站的时候才发觉冷得厉害。
  口袋里的手机发出嗡鸣声,君奉天揉了揉冰凉的指尖,探进衣服口袋里把手机拿了出来,不出意外的是非常君。
  「你到哪里了?」非常君温和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传了过来,柔柔地钻进人耳朵,在呼啸的冷风中显露出一丝暖意。
  “刚出车站。”君奉天想要顺口问一句你呢,却听见非常君说:「回头,我看见你了。」
  君奉天愣了两秒才转过身,一脸迷茫地往周围扫了眼,却并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在找我吗?”
  旁边有人这么问,手机里也传来了这一句,君奉天...

【冥迹】半醒

现代au,末日十七x玉逍遥
1w5+,本来可能还会写得更长些,但最近太忙了,拖得思维断续,就这样吧
半醒这首歌好听(
◆♦◆忘记写上了,部分设定参考盗梦空间和恶灵附身

  玉逍遥看到末日十七时末日十七并未看到他。
  玻璃是单向的,玉逍遥却生出了他们俩正隔着一面普通的玻璃对望的错觉。但实际上末日十七甚至并未睁眼。为了控制他,他们一直在给他注射药物让他处于昏睡以此控制他的行动。但即便如此,末日十七仍穿着拘束服,被限制在一张此刻竖立着的铁床上,如同一只被剥夺了自由的实验小白鼠。从这个距离玉逍遥很难从末日十七只露出来一双闭合着的眼睛的脸上判断出他此刻究竟是抱有哪种情绪。
  走在他前面的非常君回头...

  他背着两把剑。
  一把是蓝色,另一把也是。
  两把剑长得几乎无差,仔细去看才能发觉上头细小的伤痕是不同的。
  有人问:“大侠,你擅使双剑吗?”
  “不啊。”他咬着叉烧包应声。
  “那你为何背着两把剑?”
  他顿了会儿,回道:“习武之人的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两把剑的名字也是相近的,天生就该放在一起才对。
  他这么想着,上路的时候将剑抱在怀里用力紧了紧。

1 / 22

© 五只羊咩咩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