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童车!很雷ftxy!正逆都雷!!!
总萌冷逆cp的可怜手残_(:з)∠)_
年下强迫症,下克上大好!!!

【戮史】劣等(3)

cp:戮世摩罗x史艳文
前文:咩的目录

  森白的头骨分量不轻,触感却有异样,史艳文拿着它还未细看就听到了略显杂乱的脚步声。
  他伤重未愈又功体受制,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来人已经接近未合上的牢房出口。那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人,身上全无妖魔气息,步履杂乱,看着是个普通人。
  少年人提着一个饭盒,将里头的饭菜拿出来摆上桌子,又一言不发地退了出去。史艳文忍不住开口叫了他一声,却没得到回应。虽然那少年走得并不急,但史艳文碍于有伤并未能追上。
  戮世摩罗这之后一连几天都没再来过,来这里的只有那个每天按时送来饭菜的少年人。那个人天生聋哑,被魔军强抓来这里也不了解内中的情势,自己没法出去,更帮不上史艳文的忙。
  ...

【玉鬼】囹圄番外(眼镜)

che,电话(?)play
链接→36雨
前文→咩的目录

【影烟】浅薄

西宫吊影x古陵逝烟
木有叽叽的道具che……嗯……
链接→36雨

【冥迹】龙的心脏、死亡与未知情感(11)

架空au,龙末日十七x骑士玉逍遥
前文→咩的目录

  “是云峰上的飞蛾。”末日十七突然说,他记忆并未恢复,脑子里却突然有了这个意识,张口就说了出来。
  “云峰?”玉逍遥一头雾水,愣神的功夫又被咬了口,痛叫一声差点把手里的剑都脱手。
  末日十七转头看向玉逍遥,抬起一只前爪在自己肩上狠狠抓了把,几片带血的鳞片飞溅出去,怪异的飞蛾像是害怕一般散开。
  “你做什么?”玉逍遥叫道,正想去看末日十七的伤口就觉腰间一紧,双脚离了地,眼前光景变换,耳边响起猎猎风声。他条件反射地闭了下眼,再睁开看到就是末日十七泛着冷光的鳞片。
  “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只是隐约记得它们怕我的血。”末日十七闷声说...

【戮史】劣等(2)

cp:戮世摩罗x史艳文
前文:咩的目录

      史艳文没回应,因身体伤重而气力不济,只是被戮世摩罗按着肩膀就难以从地上起身。
  他气血翻涌,虽是极力压抑还是兀地吐了口血。暗红的血飞溅在地,与先前泼洒在地还未干的药液混在了一起,一时难以分辨。
  戮世摩罗低头看了眼,按在史艳文肩上的手一紧,拽着他起身,等他身形不稳地坐在了床上才开口说:“爹亲何必这么心急。帝鬼他又不能突然活过来。”他说着环视了四周,继续道:“虽然看不太出来,但这里,暂时是当做客房用的。你看那一面的牢门就是开着的,足够说明这真的是间客房,不是牢房。不过这么来看,这里还真是破败寒酸...

【乐觉】边缘(8)(完结)

乐寻远x非常君,现代au
开辆鱼车x
链接→36雨
前文→咩的目录

【笙胤】多情

慕夜笙x帝龙胤
che,链接→36雨

【冥迹】One Kiss

之前的点梗,人鱼什么的……我不会写,就瞎……写_(:з」∠)_

  夏天太热了,地冥拿着手边的矿泉水瓶喝了口水。水是半小时前买的,因为并不是从冰箱里拿出来,放了很久也没在外层浮起水珠,反而是内侧因为高温蒸腾而起了细小的水汽。
  温凉的水稍解了喉咙的干涩,但却压不下心里那股烦躁。距离和天迹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和天迹比起来地冥耐性不算太差,但心里难免郁闷。
  “嘿,你到多久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地冥还未回头就有冰凉的物体贴过来,在他右脸碰了下。——是杯奶茶,焦糖味的,底下沉着大颗大颗的珍珠。这不是天迹一贯爱喝的口味。
  地冥抬手把脸上蹭到的水渍擦干,从天迹手里接过这杯冰凉的奶...

【御胧】月夜难寐

御魂笑光辉x胧三郎
又是che啦,
链接→36雨

1 / 21

© 五只羊咩—— | Powered by LOFTER